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

他被格斗狂人徐晓冬徒弟40秒KO-从未自称大师(图)

177发布时间:2018-02-01 12:38 类别:旅游 永顺新闻网

他被格斗狂人徐晓冬徒弟40秒KO:从未自称大师(图)

  原标题:[紫牛故事]被格斗狂人徐晓冬徒弟40秒KO,他说从未称自己是大师

  江苏丹阳的颜程涛最近成了网红,但是他有些郁闷。

  年近6旬的颜程涛其实以前就在当地小有名气,有的人称他为奇人,也有的人说他是怪人。但不管怎么称呼,在当地人眼中,他是有“功夫”的,而且功夫还不错。

  颜程涛说,他30年前就开始习武了,“功夫”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会功夫,是他最为自豪的事情,最近又让他成为了网红。不过可惜的是,他以功夫成为网红,不是能够“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而是在擂台上被KO了,而且在40秒内倒下去3次。对手不是什么高手,只是一位毫无名气的业余搏击选手。惟一跟名气沾上边的,就是这位选手的教练是被业内称为搏击狂人的格斗教练徐晓冬,徐晓冬曾经10秒战胜雷公太极掌门雷雷,引发了传统武术与现代搏击的热议。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看到网上热传的这段颜程涛擂台比武的视频,也看到了此前当地媒体报道他精通功夫的文章,心中充满了疑惑,近日前往江苏镇江丹阳市,找到了颜程涛。

  这段视频展示的是颜程涛和徐晓冬弟子的一场比赛,比赛中,颜穿着秋衣、秋裤,而对手是一身正式的比赛服,在正式比赛的40几秒内,颜被“ko”了3次,而且自始至终都没展示出人们想像中的武术高手的一招一式。当时,颜程涛戴着红色拳击手套,穿着脚套和护裆,场上裁判一声“开始”之后,颜程涛两腿前后交叉弓起,双手并拢在一起,从下而上向对手头部扬起,随后又蹬了两脚,但都被对手轻易躲开。

  而对手只用20秒时间,就抓住了空当,用了一记左勾拳击打在颜的面部,将其打倒在地。随后,颜爬起,得到现场裁判允许后,摘掉脚套,比赛又继续开始,但短短几十秒内,颜又被对手用勾拳击倒两次。在第三次被击倒之后,颜提出结束比赛,当被告知提前结束比赛意味着将输掉这场比赛后,颜表示同意。

  让网友吐槽最多的是,颜程涛怪异的招式,和对战中的战斗力。视频的解说用语虽然比较客气,但不难听出其中的调侃之意,“颜老师滑倒了”,“颜老师又滑倒了”。

  其貌不扬,家里都是练武器具

  镇江市丹阳城外荆林前艾一带是南朝齐梁皇陵所在地,颜程涛家所在的颜巷村就紧挨着陵区,四周都是广阔平坦的田野,人烟稀少。

  初见颜程涛,不到1米7的个头,身板看不出健壮,穿着旧式中山装,前额和头顶已经光秃秃的,无论体形衣着还是气质,都是普普通通的乡村邻家大爷,很难和想象中的行走如风、动作敏捷、目光凌厉的武林奇人联想起来。

[颜程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注意到他的右腿一瘸一拐的,关切地询问是不是京城比武受的伤,他笑着说:一句话说不清,到我家我慢慢跟你们说。

  到了颜程涛的家,门口院子里有个棚子,里面有3个练拳用的水泥桩,是用废旧轮胎里面灌上水泥自制的,一个竖在地上,两个挂在一根铝合金横杆上。

  颜程涛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他所有的练武器具都是自制的。

  到北京找合作:

  向徐晓冬毛遂自荐担任教练

  话题还是从网友最关心的比武开始。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询问颜程涛是如何与徐晓冬产生交集的,以前知不知道格斗狂人徐晓冬?

  “我之前都没听说过徐晓冬名字,根本不认识他。”颜程涛告诉紫牛记者,他到北京的目的是为了找昆仑决(综合竞技格斗的比赛项目)谈合作的。

  “今年1月9日中午,到了北京之后,我跟昆仑决老总推荐的一个员工电话交流,他告诉我,现在北京武林界,就算徐晓冬最厉害了。我一听就不服气了,怎么可能这么大的北京城就他最厉害,我就想去挑战他。”

[颜程涛和徐晓冬徒弟的比赛现场]

  11号下午5点多,颜程涛在别人的指引下,找到了徐的武馆,与徐晓冬有了初次见面。“当时,聊得还比较投机,有些关于武术方面的观点,他也是比较赞同我的。从言谈举止中,我也感觉到徐晓冬是个比较投缘的人,应该也是光明磊落的汉子。”

  后来颜程涛提出可以同徐晓冬合作,把中国的武术发扬光大。“我跟他说,我以前练过拳击、散打、跆拳道,可以担任教练职位。”

  据颜程涛介绍,徐晓冬是这么回答他的:“他有个新武馆第二天开业,为了看我能不能胜任教练这个职位,他准备找个轻量级的选手跟我切磋一下,如果我赢了,就聘请我当总教练,月薪2万。颜程涛称当时也没当回事就应承下来。”

  自述比武经过:

  戴上护具就不行了

  12日下午5点多钟,颜程涛依约来到了徐晓冬的武馆,后在6点多钟被送去新馆。“进入场馆,发现人特别多,听场馆工作人员介绍说,今天一共有5场比赛,我被安排在最后一场。”

  颜程涛说,在得知自己是最后一个出场后,就准备先观摩一下别人的比赛,顺便热热身,但后来发觉情况有了变化。“上了一个厕所出来之后,就听到台上宣布说,今天第一场开战的是无限制格斗大师颜程涛的比赛。”颜程涛表示对这一变化比较意外,但也没有过分在意。“我当时对自己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因为比赛决定得比较仓促,又因为只有一个人在比赛现场,所以颜程涛只是脱了外套,着秋衣、秋裤就上场了。“场馆工作人员拿来了一套带脚套的护腿、护裆和拳套,让我戴上。”颜程涛说穿上带脚套的护腿后,“当时全身打了一个寒战,本以为只是因为那几天的感冒症状,但套上脚套之后,感觉就像喝醉酒一样,浑身软绵绵的。”

  “上场之后,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倒地了三次,每次都是打到我的脸。”颜程涛说,虽然被打倒了3次,但他的脸却没有受伤,“这归功于我多年练功的结果,在关键时刻,我刻意保护好了自己。而且如果你们仔细观看视频,我都是向同一个方向倒地的,其实这都是我之前盘算好的,在无力反击的时候,至少我要保护自己不受伤。”

  不明觉厉:

  受伤封住穴道,师从老道姑

  赛后,颜程涛说,感到右脚莫名其妙出了问题。“脚胀得难受,到了后来就发紫、发黑。为防止伤势恶化,我赶紧把脚底的重要穴位给封住了。”说着,颜程涛向扬子晚报紫牛记者展示了他受伤的右脚。比赛时脚是如何受伤的,他自己一点都不知道。到医院检查,医生也没查出什么大问题。

[颜程涛向扬子晚报紫牛记者展示了他受伤的右脚]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表示:戴上护具就浑身无力,脚莫名其妙受伤,还把重要穴位封住,这些桥段似乎是武侠小说里的桥段,实在让人难以信服。

  颜程涛却并不以为然,他说事实就是这样,“北京一战自己输掉了就是输掉了,不谈任何理由,有能力就再打一场,这是我心里话。下面我要找合适机会正式给徐晓冬下个战书,请你徐晓冬只身到丹阳来应战。”

  颜程涛谈起了自己的习武经历,出生于1960年的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1988年看了霍元甲、武林志等影视后,对武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到各地拜师学艺,先后走访了300多家武馆。不过自己的武功真传,还是跟四川四姑娘山的一位老道姑学的。老道姑称这门武功源自武当,名叫“太金星丹气道”,他回家后闭门4年,整天揣摩苦练,终于练成这门功夫。

[颜程涛所在的丹阳市成道泰拳健身馆]

  现场露两手,

  常人确实难以做到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提出:看了那段视频,很多网友说你根本不会功夫,因为从视频上你的表现来看,完全看不出有什么招式,而且动作有些滑稽。

  你的功夫能不能露两手?

  颜程涛立刻站了起来:“虽然脚伤有影响,但会一定尽力。”

  首先是脑后卧推杠铃,他自制的杠铃与一般的杠铃不同,一根钢管两头用铁链悬挂着桶装水泥块和砂轮,重量不过八十斤,但是由于需要先从脑袋后面拎起来再推,所以一般人有力也使不上来。颜程涛躺在一张窄长椅上,先运气,发出长啸,慢慢地就把杠铃拎到胸前推了起来。不同于一般的垂直向上推杠铃,他是向斜前方推举。他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这套动作是靠腕关节发力,从头顶到胸前,将力量汇集在一起。

  接着,颜程涛又拿出三只啤酒瓶,他将三只酒瓶平放在水泥板平台上,两侧的两只酒瓶包上毛巾,这样中间的那只酒瓶高度是最低的,并且不会与两侧的酒瓶直接接触。他在酒瓶上垫上约十厘米厚的软垫,用手掌在软垫上拍打,没拍几下,中间的那只酒瓶就破碎了,而两侧的酒瓶却毫发无损。颜程涛让记者下次带个粗厚瓦盆来,再拍给大家看。

[中间的那只酒瓶破碎了]

  然后又来到颜程涛家门外的水泥桩前,外面套着旧轮胎,其中一个竖在地上的据说重约600斤,他提起右脚一记蹬踹,水泥桩前后大幅摇晃。还有一个足球大小水泥球,用铁链悬挂到成年男子头部高度,颜程涛右腿一个侧扫,水泥球便摇晃了起来。

[颜程涛提起右脚一记蹬踹]

  颜程涛又拿出一个10厘米左右厚度的沙包,放在水泥平台上用掌使劲拍打起来,拍得水泥台子振动明显。颜程涛告诉记者,沙包里不是沙子,全是6毫米的小螺帽,相当于一包铁珠子,一拍一个小时。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从当地人那里了解到,这些项目都是老颜经常演示的。一般人确实做不到,这就是大家认为他功夫厉害的原因。

[颜程涛的家里放了很多练武器具]

  弃厂从武,

  当地武友戏称他为“武痴”

  那么,习武能赚到钱吗,他长年一心练武,家里靠谁挣钱养家?颜程涛称,练武前,他开了个工厂,挣了一大笔钱,但为专心练武把工厂也关闭了。这些年求教各武术流派名师、拜访全国各地数百家武馆,积蓄也差不多花光了。谈到这里,颜程涛满脸歉意,“这些年多亏了老伴,家里的活都让她给包了,如果没有她的支持,我也不可能专心练武。”

  听说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来访,丹阳当地的不少武友也赶来颜家看热闹。一时间,颜家客厅挤满了人。紫牛新闻记者顺便和他们聊了起来。有位武友夸赞颜大爷是个地地道道的“武痴”。自从迷上练武后,多年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扑在练功上。”

  通过多年的潜心练功,他个人认为颜程涛的功夫“在丹阳当地是一流的。这次京城比武,完全是输在实战擂台赛经验,还有年纪”。

  也有人认为颜程涛为了推广自己的功夫,宣扬传统武术,经常往外地跑,寻求合作平台和资金。但朋友们都感觉颜程涛这些想法比较单纯,把武林看得太理想化了。可是颜程涛认准的事,旁人很难轻易改变他。

  颜程涛还向紫牛新闻记者展示了一本无限制格斗联盟总部颁发的教练员证书,证书颁发日期为2016年4月17日,证号为冀精练字第2016041701号,内容为:颜程涛先生毕业于我院,经考核成绩合格,准予担任贰级教练员。并盖有印章,分别是校长印章和无限制全接触格斗联盟总部印章。

[颜程涛向紫牛新闻记者展示他的教练证、段位证]

  对于颜程涛自述比武遭遇的意外,紫牛新闻记者试图联系比武组织者徐晓冬加以求证,多次添加徐的微信表达采访意图,但徐晓冬一直没有接受。

  离开丹阳后,紫牛新闻记者收到丹阳朋友发来徐晓冬的微信朋友圈截图。截图反映徐晓冬已经知道颜程涛自述的比武遭遇,以及颜程涛发出的丹阳约战。徐晓冬的朋友圈回复显然并不认可颜程涛的理由,这样的答复恐怕要让颜程涛失望了。

[徐晓冬的朋友圈截图]

  说他是“大师”的人有些不厚道

  紫牛新闻记者带着疑问前去采访,但是采访结束后,这个疑问还是没有答案。记者不懂武术,不知道颜程涛是不是有“功夫”,“功夫”到底怎么样,但是毫无疑问,他并非什么大师,他本人也没有自称过大师。对于“无限制格斗大师“这个头衔,颜程涛表示其实自己只是去无限制全接触格斗联盟学习过。倒是徐晓冬在朋友圈似乎把颜程涛归为他不屑一顾的“大师”之列,比武的时候介绍颜程涛的身份也是“无限制格斗大师”。

[徐晓冬的朋友圈截图]

  颜程涛在自己家开了个武馆,自称前后带过100多个徒弟,但并不收费。采访中,也没有人说颜程涛用大师的招牌赚钱,记者也能感受到他对“功夫”的痴迷,周星驰曾经在电影《少林足球》说:做人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颜程涛对于功夫是有梦想的,这个理想也许别人会感到好笑,似乎有些脱离时代。正如他的一位熟人说,老颜对于武林太理想化。他似乎只是沉浸在骑士梦里的堂吉诃德。倒是要问一问,颜程涛“被虐”的视频是怎么流传出来的?传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紫牛新闻记者|杨志敏 陈勇

  紫牛新闻实习生|徐梦云 荣夏至